系方式
  •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纬一路9号
  • 电话:0371-63861362
  • 手机:
  • 邮箱:hnsjjyszx@163.com
  • 联系人:
所在位置:首页 | 艺苑殿堂 | 京剧讲堂
笔谈京剧小生
来源: 发布日期:2014-8-14 点击次数:942次

  父亲虽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教了我两段唱,但在教的过程中,给我讲了很多唱念的道理和技巧。像哪个字是尖字,哪个字是团字,哪个字是上口字,哪个字不上口,两个尖字碰到一起只能念一个尖字。有些字如不能确定尖团字就都念团字,尖字念成团字能勉强凑合过去,不会难听。而团字念成尖字就太难听了,会让人起鸡皮疙瘩。另外对于四声的学习理解和运用,也是父亲给我开的蒙。“阴阳上去”在唱念上应如何运用?记得最清楚的是父亲对我讲阴平、阳平、上声、去声的规律只是个一般的普遍规律,知道四声很容易,但在唱念当中却都是活的,会活学活用,而且用得好,用得巧,听起来好听才是真正学会了。

  姜妙香老师也说过“声随词变”、“按情行腔”的法则。我理解“声随词变”有多种含义在内,因唱词和念白中你不知道哪个字和哪个字碰到一起,当然同声字不碰到一起最好,好念也好听。但很多时候同声字却会碰到一起。如两个阴平字碰到一起,三个上声字碰到一起,两个阳平字碰到一起,三个去声字碰到一起,这时就必须活用了,你如果死按四声规律念或唱就太难听了。姜妙香老师说:“不论怎样灵活变化,不仅要观众听懂,而且要以和谐悦耳为重要原则。”

  在黄定老师写的《姜妙香唱腔选集》中就例举了一个非常生动的例子,《凤还巢》“书房”一场中,小生穆居易就有连在一起的15个字的念白:“并不曾见过这样的怪状,怪道程年伯……”其中“曾、程、年、伯”都是阳平字,其中“程年伯”连在一起三个阳平字就很不好念。而这15个字中除这4个字外,其他11个字都是同声字,11个去声字,要想念好这15个字就需要演员很好地去调理,调理好念出来也会好听。这当中同时还牵扯到真假声的运用和调理。

  父亲对我讲:真假声的运用和四声的运用一样都要活,小生的假声多用在阴平和上声,也就是一声和三声。而阳平和去声就是二声和四声多用真声,这也只是一般的规律,具体到哪个字碰到哪个字还是要活用,以好听为标准。父亲还特别让我记住这样一句话:“逢上必滑未必滑。”这就告诉我们什么都是活的,不是一成不变的。我和父亲学老生戏在前,和姜妙香老师、黄定老师、天津的袁文斌老师学小生戏在后,但我发现他们说得很多道理和规律、讲究都是一样的。这里我想起了一句话,最早是我父亲在我学小生之后对我说的:“小生要想唱好了,必须唱出余派老生的韵味来。”

  当时我并不太理解,可事隔多年之后经齐啸云老师介绍,我去天津找袁文斌老师学习《飞虎山》,袁老师在给我说小生的[西皮娃娃调],纠正我一个唱腔的方法时他说出了与我父亲当年对我讲的完全一样的一句话:“小生要想唱好了,必须唱出余派老生的韵味来。”特别具体到“朝朝暮暮在山岗”这一句唱腔,怎么唱、怎么用气来唱,才叫唱出余派老生的韵味儿。我当时很吃惊,父亲本身是余派老生,他对我这样讲可以理解,而袁文斌老师是唱小生的,竟讲出和我父亲对我讲的完全相同的一句话,并加以解说,使得我马上有了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以上说了这么多从小学戏,特别是学习老生的经历和过程,主要是想说明学习老生的唱腔对我来说起了很好的作用,特别是以老生唱念打基础,对我后来所学、所演的小生行当有百利而无一害。父亲对我说:“你记住,老旦是大嗓的旦角(女性),小生是小嗓的老生、武生(男性)。”他是指小生虽然用真假声来唱、念,但总归是生,是男声,并不是说用小嗓唱老生。有一点应该了解,小生主演的戏唱的多是老生腔儿,比如[西皮娃娃调]这是小生最具特色的腔调,它完全是从老生唱腔中借鉴过来的。像《辕门斩子》杨延昭唱的“杨延昭下位去迎接娘来”、“见老娘施一礼躬身下拜”,这两句唱腔和小生[西皮娃娃调]完全一样。以前小生是用真嗓唱的,调门很高,叫龙调。小生也借鉴了很多旦角的腔,比如《孝感天》共叔段唱的[二黄慢板]和[反二黄慢板],从唱腔的板式和音符上与青衣并无太大区别,但在劲头、气口、节奏、音色上是完全不一样的。特别在这出戏中小生唱两句[二黄慢板],青衣唱两句[二黄慢板],小生唱四句[反二黄慢板],青衣唱四句[反二黄慢板],都是紧接着连在一起唱的,板式、腔调都一样,如何区别男性和女性就非常重要了。

  

  说到唱念,都知道有这么一句话:“千斤话白四两唱。”它不是说唱不重要或者唱比念要容易,主要是强调练好念白的重要性,其实我们京剧念白,念得好和唱是一样的,是唱的一部分。包括念白的调门与唱腔的调门协调一致才好听。看父亲给徒弟们教戏时,总是提醒他们:“把念白的调门提拉起来,告诉你们,念白虽不上胡琴,它也是有调门的。”而“唱”到高级阶段就是在念,是在诉说,而不是为唱而唱,更不是为唱而喊。有一次和马长礼老师学习唱的技巧,马长礼老师说:“不会唱时是‘喊’,会唱了进步了是‘唱’,真正会唱了,成熟了,高水平了是在‘说’”。这里讲的不光是技巧,主要还包括唱腔的人物感情。

  念白对于各个行当都是很重要的,尤以小生、小旦(花旦、玩笑旦)、小花脸这三小戏最为重要。这三个行当在戏行内称为“三小戏”,而“三小戏”多以念白,或韵白、或京白,或韵白、京白混着念,称为“风搅雪”。那么你的念白功夫,嘴里咬字、吐字的功夫如何就显露出来了。功夫好基本功扎实的,不管是念韵白还是京白都会好听、悦耳。其目的是让观众听得清楚、听得明白、听得入戏。当然最难的是你要念得有人物感情,还要有剧场效果,这前面说的是基本功,后面说的是舞台实践和舞台经验缺一不可。

  念白的基本功在咬字上和唱有异曲同工之处。但念白更难,因为在唱当中除了快板、流水的快节奏外,像原板、二六、特别是慢板,有的字从字头、字腹到字尾,一个长腔你可以顾得过来。而念白不成,念白的节奏比唱要快得多,但不管多快,每一个字都要念清楚,字头、字腹、字尾缺一不可。练好念白的咬字、吐字、喷口和发声是非常重要的。说到念白的发声,它比唱要难得多,念白可以说是短平快,还要稳准狠,不管如何都要把每个字送到观众的耳朵里,因此念白的发声要打远。为什么说小生的念白最难呢?因为小生是用真假声来念白,那么真假声、大小嗓、高低音、宽窄音的结合运用,再要想有韵味儿好听就更难了。

  我最先学的大段念白还是老生的,在学校是和雷喜福老师学的《审潘洪》里“潘洪我把你这卖国的奸贼……”,这一大段念白。那时还没分行当,所有男生都先学老生的唱念,经过一段学习之后,学校根据学生各方面的条件再详细分行当,在学校我第一出学的老生戏是《文昭关》,第二出学的是《黄金台》。当时教我老生戏的是陈斌雨先生,我父亲听我回家唱时对我母亲说:“陈斌雨老师教得很好,很讲究。”

  学小生以后天天喊嗓子就先练《群英会》里周瑜的大段念白,喊嗓子练念白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在念白中各种字、各种音、各种辙口、张嘴音、闭嘴音、真声、假声都能练到。特别是小生的张嘴音、龙虎音、膛音是最难练的,又是必须有的,像江阳、发花这些辙口,通过练习念白,对于发声、音色和唱腔会有很大帮助,因为在念白中什么样的字,什么样的四声,什么样的辙口都可能碰到一起,如何处理好这些声和字的技巧功夫就非常重要了。

  在我所学、所演的戏中,小生韵白最长、最多的有这么三出戏:《群英会》的周瑜,《初出茅庐》的诸葛亮,《谢瑶环》的袁行健。平时喊嗓子也多以这三出戏为主。练习念白要提起调门,提起气来练,最主要是要提起精神头。在念白当中如何用气是很关键的,有时需要用气的爆发力,它一点儿也不比在唱上用得少。气息的变化要比唱当中的高低起伏更快,提起来放下去,放下去再提起来,所有大段念白之后会觉得比唱一段要累得多。如果功夫不到家,念到一半嗓子就横了,也哑了,因此平时练习一定要按台上的调门来念。

    我自己的体会,平时练习念白比台上演出还要累,也比上胡琴调嗓子要累。为什么呢?因为你扮上戏,在舞台上有灯光,有锣鼓,有观众,你的精神比在台下要集中,更兴奋,专业演员,特别是舞台经验多的演员,只要一扮上戏,一出台帘马上就精神了。而平时练功没有这种外部条件的刺激,可能你早上起来还没精神,或身体不适,但你都要把精神提起来,这才叫练功,也才能出功。调嗓子有胡琴、有调门在那里,不像练念白在那里干练是最枯燥的,可也是最出功、出成果的。

  记得我在30岁以前年轻火气大,特别是早上刚起来喊嗓子要喊好长时间才能喊开,每天就是练《群英会》周瑜的大段念白:“昔日,曹操兵少,袁绍兵多,而曹反胜绍者。因用许攸之谋,先断乌巢之粮,然后取胜。今曹兵80余万,我军不满6万,焉能拒敌。亦必须先斩曹之粮道,然后破之。我已探知,曹营粮草,屯于聚铁山,先生久居汉上,熟知地理,敢烦先生带领关、张、子龙等,瑜助兵千人,星夜往聚铁山劫粮。彼此各为主人之事,先生幸无推却!”这一段念白有120字左右,字虽不是很多,但因是水军都督周瑜的很有代表性的念白,气势颇大,且有心计,又在试探孔明。这一段念白从声音、吐字、气势、眼神、身段讲究很多,虽坐在那里念,但浑身上下无一懈怠之处。这一段不好念处甚多。除大部分字按四声之规律来念无错,但也有很多处要特别注意,如:“昔日”两字,“昔”字用假声(小嗓),“日”字用的是真假声(大小嗓)。两字声音变化不能太大,如“日”字全用真声,必然和“昔”字接不上就难听,因此“日”字是由假声变真声(小嗓接大嗓),这是比较难的,要变化的无任何痕迹。“曹操兵少”的“少”字是上声字,要上滑才有韵味。这一上滑要用丹田气把这个字推上去,要出响膛的膛音,要用囊劲儿来念,要灌满全场。“袁绍兵多”的“兵多”二字很不好念,两个字都是阴平(一声字),如果都按阴平把两个字放在同一音阶上念,必然不好听,因此就要变化处理一下。“兵”字用假声,“多”字也不能念倒了字,它的音阶比“兵”字要低一些,用真假声来念就好听了。什么叫真假声(大小嗓)呢?它是介于真声与假声之间的一种小生必有的嗓音,说是假声听起来像真声,说是真声听起来又像假声,用这种真假声(大小嗓)为小生念白中真声和假声的结合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当然这要经过反复练习才能达到运用自如。

  小生念白的难度大,嗓子要好,用气要好,真假嗓、大小嗓儿还要结合好。字尽量不要倒,要有韵味,有戏有感情,还要让观众听清,好听,你想这要下多少年的功夫啊!

摘自《中国京剧》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京剧的调门

版权所有:河南省京剧艺术中心  豫ICP备14014735号

官方网址:http://河南省京剧艺术中心.公益 http://www.hnpoac.com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纬一路9号 电话:0371-63861362 邮箱:hnsjjyszx@163.com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2126号